半夏

换个号继续追文。深感荣幸,能和这么优秀的你们一同喜欢这样优秀的他。

掌心上的叶修

被囚禁的掌心paro

玩家:黄少天

被囚禁者:叶修


黄少天无意间进入了一个游戏——好友叶修因不明事件被囚禁在一个岛上。同在岛上的自己是他唯一一个可以接触的人。


设定1:玩家通过手机联系被攻略者

设定2:玩家无法和外界联系

设定3:玩家每天可以购买最多一样物品送给被攻略者

设定4:玩家可以通过手机观看囚禁室的监控器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一、


黄少天此刻笑得有点傻。他左臂夹着三条烟,右手握着个手机,指头在键盘上没完没了地左右翻飞。


黄少天

「老叶你就等着谢谢我吧」

「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!」

「问我啊快问我啊!!」


这几条短信的编辑手速堪比正式比赛,黄少天看了看,没忍住还加了句


黄少天

「问我也不告诉你」


这才一把把手机揣回口袋,没等一会,又忍不住拿出来看看有没有回信。

没有,不过这也不奇怪,已经是晚上了。

这么想着,黄少天拼命忍住催叶修回信的手,回主界面开了“监控”界面。画面里的人果然蜷在床上,从镜头里只看得见长了些的头发微微遮住苍白的颈部,后背因为连日的囚禁有些瘦削的意味。

黄少天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但想着明天叶修见着烟了说不定能高兴点,又乐观起来。他加快脚步回了收容设施,把烟交到递物处,想着明天叶修看到礼物会有的反应开开心心地就睡了。


第二天他都没来得及洗漱就翻开手机,刚要打开监控,跳出来的红字让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——


「本周目结束,结局:火灾。通关失败,剧情重新启动。」



二、


再次走在岛上,黄少天觉得岛上的风和现实里的还算类似,只是这里的风多了咸腥的大海味儿。每次闻到这种味道,他都要提醒一遍自己——这不是现实,这里是个游戏。


黄少天来到这个游戏已经一周了。他在这里是一个被带到岛上的角色扮演者,因为和「失去记忆」的关键人物是好友,被要求「成为关键人物的辅导员」以「帮助关键人物回忆起相关事件」。

颇有点RPG的意味,黄少天没有半点障碍地就接受了自己在游戏里的设定。但没想到被关在囚禁室的“关键人物”是老熟人叶修。


他最开始以为叶修和他一起来到这个游戏里了,但有半个游戏介绍功能的手机又明确备注了“关键人物”只是根据现实人物生成的npc。另一方面,这里的叶修和他的老友叶修从相貌、谈吐到性格无一不相似,他越来越难以把这里的叶修当成数据看待。


再次经历了一遍被介绍“这是只能给叶修发短信的手机”、“记得在手机上看监控录像但别被他发现”、“你每天可以最多送一件东西给他”的剧情之后,时间又到了晚上。黄少天唉声叹气地倒在床上,不情不愿地开始复盘。


他极其顺手地打开监控,对着镜头里的叶修质问:


“妈的!抽个烟你也能烧死自己!!”

“再也不给你送烟了!求我也不送!!”


叶修并不知道屋子里的摄像头,更不提感受到黄少天的怒气。他懒洋洋地摊在椅子上,椅子质地并不柔软,是实心的木质椅,但硬是被叶修躺出了软呼呼的沙发的感觉。


黄少天愤怒地戳了戳屏幕上一无所觉的叶修,半晌又没忍住揉了揉,带着点宽容想了想,这也不能怪他,这鬼囚室的这点家具全是木质的,连个烟灰缸都没有。

他又想了想,叶修被关在这么个小房间里,荣耀还打不了,除了自己还有谁能跟他说话,给他送东西?


黄少天

「叶修,我是你的新辅导员黄少天」


他很正经地发了个开场白,盯着监控里没半点“被配备了个手机”自觉的叶修,忍不住又发了句


黄少天

「收到没?叶修?收到没?」


叶修眯了眯眼睛,似睡非睡的样子,手机就放在桌子上,震动的幅度透过镜头都看得清。黄少天都要再连发几句了,叶修才终于懒洋洋地伸长了手。椅子到桌子的距离有点长,被叶修伸手的动作带动着往旁边倒,黄少天都能听到质量堪忧的椅子不堪重负的“嘎吱”声。

叶修歪着头正对着桌边角,经历过“火灾”结局的黄少天难免有点心惊胆战。所幸,手机被稳稳地捞在手里,椅子也“咣”地一声正了回去。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开手机,一开始叶修还不适应九键的形式,也许是对电子器具天生的天赋,他很快熟悉了起来。


叶修

「收得到。你好辅导员。」


黄少天

「别客气啊,叫我少天啊。监察员跟我说你失忆了,其实咱俩以前是好朋友。」

「真是朋友,我都不知道你出什么事了,被叫来让你恢复记忆的」


叶修神色还那个样,也不知道有没有“敞开心扉”的意思,率先表示诚意的黄少天只好继续发:


黄少天

「这次有我罩着你。」

「想要什么不?想知道什么不?咱俩以前打荣耀的记得没?」

「你经常被我虐!还缠着我pkpkpk!!」

「要不我明天给你带本书?带个游戏机?」

「先说好烟这岛上没得卖啊」


监控里的叶修举着手机无意识地挠了挠耳朵,起了身往床上一倒,迷迷糊糊地揉了揉枕头,不甚满意的皱起了眉头。


叶修

「谢了少天。暂时不用。」

「记忆的事情我会好好想想。」


黄少天估摸着上周目的经验,知道让叶修答应“好好想想”就是第一天里正常的进度了。看着上下眼皮都要黏在一起的叶修,他难得发了句真正短的短信


黄少天

「睡吧」


叶修瞥了眼亮起的手机,就真正地秒睡了。手机还维持着放在手里的样子,来不及关机。黄少天看着手机里的监控,囚禁室里黯黄色的手机光线打在叶修的脸上,些微卷曲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上投下小片的阴影。


平常嘲讽得厉害,睡着怎么这么乖。


黄少天一边想着还一边说了出来,又分心想了想下一步任务怎么做,这才一边看着监控一边拉上了被子。


他也闭上了眼。呼吸渐缓,慢慢和画面中人的呼吸达到了同样的节奏。



三、

岛上的商店开放了,黄少天嫌弃叶修的烂椅子,嫌弃叶修的烂床,嫌弃叶修单调的白枕头白床单,他嫌弃叶修的整个囚室,恨不得把人抢过来放进自己家,就算不能,起码也放进自己住的收容设施——收容设施里的家具精致多了,还能让他放心抽烟。

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跑去给叶修挑了一堆必需品,当然,这次没有烟。

他挑了看着就舒服的枕头,还买了花花绿绿一看就热闹的床单和椅垫,牙缸牙刷也都要买个遍——他开着监控,囚室从左到右所有可视的物品,按着顺序能买的全买了个遍。他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喜欢买东西。

他觉得自己真是天下第一好朋友。


等差不多买了个遍,黄少天的视线转到刚起了床的叶修身上。

叶修还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,不过他除了睡觉似乎也干不了别的了。

叶修还穿着一身他从进来被关起来就没变过的衣服,想必连洗完澡都不知道穿什么。黄少天正好走到“男士内裤区”,随手就扯了条印着黄色小鸡的内裤,还没忍住“嘿嘿嘿”地笑出了声。


当晚,黄少天面对着一购物车的东西没一丝选择恐惧,选出了那条小鸡内裤就送到了“递物处”。


黄少天

「叶修,给你寄了个浴衣」

「浴衣的一部分,期待不!」

「记得穿啊!别太感激我!!」


叶修

「…谢了」

「你没在坑我吧?」


黄少天

「靠!老叶你!不识好人心!」

「我辛辛苦苦跑了那么远给你买东西,你就这样对我??」


叶修

「…谢谢,我知道了」


一想到荣耀教科书穿着个小鸡内裤,黄少天简直兴奋地要睡不着了。



四、

黄少天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点向监控的手。


当然,浴室是唯一没有监控的地方,但这也阻止不了他紧盯着关着的浴室门。


终于,水汽从门缝飞快涌出,叶修出来了,果然只穿着他送的内裤!哈哈哈哈哈!


黄少天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了,恨不得截个几百张图存自己手机里。他自己嘚瑟了半天,又没别人可显摆,只好把魔爪伸向当事人——


黄少天

「我送的礼物怎么样!!」


叶修

「看来这就是你的品味啊少天大大」


黄少天

「靠,明明是照你的品味来的」

「我觉得特别适合你才买的」


说着少天仔细端详了一遍,像模像样地打字道「我买的那只小鸡眼睛那么明亮深沉,」,以前没仔细看过,原来叶修的眼睛是更偏深的黑色,在灯光反射下看起来干净又透亮,「毛茸茸的头顶一看就好摸」,叶修的头发刚洗完,湿漉漉软趴趴地,看起来似乎真的很好摸?「这么可爱,怎么不适合你了?」嗯,为了小鸡内裤勉强承认叶修这个嘲讽脸有时候也挺可爱。


叶修擦着头发,看完手机也不当一回事,也不穿别的衣服直接就要往床上躺。


黄少天看他连条被子也没有,平常穿着衣服睡倒也没事,现在怎么也不多穿点?他一边想提醒叶修,一边又不能暴露自己能看到监控,只好侧面敲击道


黄少天

「喂喂,睡了没?」

「听见海风声没?这里的风还挺大的」

「这岛上居然没药店」

「….别感冒啊?」


叶修

「知道啦,操心的少天大大」


黄少天

「滚滚滚!你出来的那天等着吧!」


看着叶修果然披上了衣服,黄少天松了口气,同时决定明天再跑一次商店。


那个蓝色的小龙人连体睡衣看着还不错……?



五、

黄少天买的东西被一件一件地送去了叶修的囚禁室,叶修现在全身上下到房间里的用具,全是他一手挑选的,一想到这些他就充满了满足感。


叶修慢慢地也从只会被动地回两三条短信,到现在的主动找话题了。他们现在的联系比现实里还要多得多,在这里,自己是他唯一知道他、对他好的人。


叶修也慢慢地开始谈一些能回想起来的画面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
叶修

「在做什么啊少天」


黄少天

「没有我的陪伴是不是特别寂寞?特别空虚?特别想我是不是啊老叶?」

「我在逛岛,这边有个海,特别特别好看」

「想让你也过来看看」


黄少天其实也没有在看海。他确实在海边,风带着海浪拍击着海岸,溅起点点飞沫,带着潮湿的海盐气味扑了人满身。他毫无躲开的意识,手掌一把就能握住的屏幕里坐着那个人,那人靠在他挑选的蓝黄条纹椅垫上,正专注地透过窗子往外眺。


他那边的窗子能看到这边的海吗?……能看到自己吗?


叶修

「嗯。」


你什么时候也学起周泽楷了….黄少天戳着屏幕的人抱怨道,不过他知道自己明明确确、读懂了他的意思。


是在回答自己“嗯,我想你”。


他突然一瞬间涌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他想大吼着一些从来没说出口的话,又想再也闭口不言。


最终千挑万选、删了又重打,他只说了一句


黄少天

「我也是」


发出去以后他少见地卡了壳,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没说清楚?他说清楚了吗?叶修他懂了吗?他拼命想再说一点什么,哪怕只有他平常十分之一的长度。

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叶修看见短信了。


监控里的叶修微微低头,他蜷在那张小椅子上捧着手机,笑的眉眼都柔和起来。


这天的天空晴朗的不见一丝阴霾,阳光透过囚室的窗子照在他身上,几乎镀了他一层金色的、带着绒毛的光。他从没想过他能笑得这么好看。


他也不自觉地笑起来,他捧起掌心里的手机,屏幕里也有个捧着手机的叶修。


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,叶修还没有完全找回记忆,黄少天不知道通关之后他能留下什么。


但这一切都不重要,相比此时此刻,没有什么能更重要了。



六、

这些天他们天南海北地聊天,他们聊游戏、聊生活,谈过去,谈现在,抱怨天气又抱怨食物。叶修简直想把所有的事情都聊个遍,黄少天差点以为他被传染了话唠。


但他们越来越少聊未来。


其实黄少天也不是一无所觉,他毕竟是在玩一个游戏,况且他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玩家。在监察官来找他的时候,他早就有一些预感了。


在被告知叶修已经完全回忆起来了,自己会被强制送走的时候,黄少天还想挣扎着再见叶修一遍。


他想再问一百遍,你会记得吗?会记得吗?


可惜再睁开眼睛他又回到了他的训练室。


他下意识打开了手机。


短信里充满了垃圾信息。主屏幕上再也没有监控。


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

七、

QQ私聊-

夜雨声烦

「喂,老叶」

「……」


黄少天默默删了那行“我做了个梦”开头的话


夜雨声烦

「给你寄了个浴衣」

「浴衣的一部分,期待不!」

「记得穿啊!别太感激我!!」

君莫笑

「…谢了」

「你没在坑我吧?」

夜雨声烦

「靠!老叶你!不识好人心!」

「我辛辛苦苦跑了那么远给你买东西,你就这样对我??」

君莫笑

「…谢谢,我知道了」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评论(5)

热度(143)